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羽落惊蝉梦浮生 > 四洲行 拳开万法艰 皇极惊天

四洲行 拳开万法艰 皇极惊天

新书推荐:九转丹成无妄尘缘我与师兄去流浪引剑苍穹逆天成道之混沌镜鸿生我上了一个修仙大学无问仙途道者为尊穿书女配的自我修养

    随霸下言语,众人算是明彻了他此行来意,各自望向他的眼神中也就多了几分谨慎。

    “怕你没那个本事!”

    唯独姒梦青喰对霸下的狂傲嗤之以鼻,放出狠话后,便一提手中链刃九凤,正将冲杀出去,却见李羽霜猛然一跃,横挡在她身前,侧首说道:“青喰,且慢。”

    “小道士,你何故拦我?”姒梦青喰不解道。

    李羽霜并未急于回答她的问题,只径自转过头来,一双明眸死死盯着霸下,质问道:“我想踏天宫既能自万载前运作至今,当权者几许筹谋诡计尚且不谈,但大抵应不会蠢到只遣一人来截杀我等吧?”

    霸下闻言冷冷瞥了一眼身前人,问道:“汝又是何人?”

    “成道山,李羽霜。”李羽霜淡淡回答道。

    霸下闻言仔细打量了前者一番,说道:“原来是你小子。”言罢便将视线移至泣难释子处,眉头微促,似是经历了些许思索后,轻叹一声,说道:“罢了,看在我与泣难释子昔日情分上,今日,便让你们死个明白。”

    “围剿尔等一事,除我外,还有第八席龙子负屃,第四席龙子螭吻,麾下各率五十精兵,正在杀往此地的路上,故今日对尔等,已成死局!”

    霸下言至此处,目光稍柔和了些,话语间尽是惋惜之意的说道:“泣难释子,昔日你有恩于我,如若可以,我还当真不愿与你为敌,只可惜……”

    “可惜你选错了阵营。”

    泣难释子闻言,淡然一笑,双手于胸前合十,微微颔首,回道:“善哉,善哉,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事已至此,虽未免有些唏嘘,但解丧瞳施主大可不必念及旧情……”

    泣难释子言至此处,抽出一只手来,立掌作请势,说道:“出招吧。”

    霸下见状会心一笑,说道:“不愧是泣难释子,依旧如此豁达,你既能这般想,那也不必称呼我本家旧姓名了,现今我乃踏天宫龙子第九席霸下是也!”

    言罢,霸下转回头来,面朝李羽霜说道:

    “小子,我知道你有一法器,行路极快,或许你想直接借此物逃离此地,但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因为接下来的每一瞬,但凡你们当中谁敢有半点分神,我便会直接轰碎谁的脑袋。”

    应霸下言语,他那砂锅大的拳头上青筋暴起,攥得咯吱作响,而后颇具挑衅意味的说道:“你们当中若是有谁不信,那大可试一试,且看能否逃脱了去。”

    面对威吓,李羽霜不由得眉头紧皱,就霸下方才所言,有关铜驹踏云车惨遭损毁一事,他显然是不晓得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方才言语是在虚张声势,霸下明知四名传承者群聚于此,却还敢只身前来,若不是他心思痴蠢,便是有十足的把握在。但就霸下周身散发的气势来看,答案显然是属后者,方才他所言威吓之语,大抵也可信作为真。

    故此是该逃?可霸下正于此地拦截,失了铜驹踏云车的一众人又能否逃得掉?

    还是该战?可将面对三名龙子、百余名踏天宫精兵,仅他四人又能有几分胜算?李羽霜思来想去,一时半会也拿不定主意。

    然未等李羽霜敲定心思,眼下他这皱眉苦思的模样叫霸下瞧了去,还以为是因他怯战所致,心中顿生万分鄙夷,进而佯装感慨,实则出言讥讽道:“世人尽言:‘天下道统千万,以怪力乱神之说惑众者三千,崇古贬今因循守旧者三千,贪慕功名仰附权势者三千,归隐山林远遁尘世者八百,余下寥寥数宗,皆不成气候,道统正宗,唯成道山尔。’可想不到现如今,成道山也没落了啊!在玉月羽衣遭蚣蝮截杀后,竟会让一无胆小儿接受传承。”

    昔年玉月羽衣的惨死,一直是李羽霜多年来刻意回避的话题,今日往事重提,尤其是此番言语正出自与蚣蝮隶属同宗的霸下之口,不可不谓是触及李羽霜心中最大的禁忌,盛怒之下,李羽霜抬刀指向霸下,虽说他握刀那手的虎口处已被攥得通红,但李羽霜还是竭力维持理智,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配提我师叔的名讳!”

    “哦?”

    霸下闻言颇感诧异,但见李羽霜盛怒的模样,他随即心生一计,云淡风轻的反问道:“我为何说不得?”

    “我本就非你成道山门徒,何况……纵是我说了,你又能如何?那玉月羽衣不过狗杂碎一个,何值如此记挂,既能死在我六哥手里,当属他毕生之幸,你若是与他交好,则理应欢愉才是。”

    其实霸下从未与玉月羽衣碰过面,此番之所以会对死者恶语相加,全因他心中另有打算。

    现今踏天宫九名龙子中若单论能为,霸下虽比不上前四席,但仍可居中游,然因其加入踏天宫时日最短,亦无多少功绩,故只能屈居末流。踏天宫内,明面上众龙子歃血为盟,互为异姓兄弟,实际上却是有严格的阶级关系存在,而霸下作为龙子体系中的最底层,自然是经常被高席位龙子呼来喝去,乃至威胁生命,长此以往,大抵是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想着不择手段的向上爬,此次外出剿灭四宗传人,在霸下看来,便是他达成愿景的绝佳机会。

    然霸下对自身实力虽是有着十足的自信,心中却仍是有所顾忌,就像他昔日在南瞻部洲奔袭李羽霜而不得,此刻霸下依旧十分忌惮铜驹踏云车之疾速,心想倘若李羽霜等人甘愿避其锋芒,以借此远遁,或者只守不攻,且战且退,等到负屃与螭吻赶来,再有功劳,可就只能与他两人分羹而食。因而霸下初登海岛,心中所想的计谋便是以极为傲慢的姿态现身,迫使几人放弃逃跑,或是激起仇恨,再特意露出些许破绽,诱导众人与他一战。故此当他察觉李羽霜和玉月羽衣极深的感情后,则更是不吝惜贬讽之词。

    此一计就效果来看,确已达到霸下心中预期,他定睛望去,只见李羽霜闻言愤恼地体躯剧烈颤抖,胸腔内似有行军者于阵前擂鼓,作响连连,以致气血上涌,额角青筋暴起,眼中满布猩红细丝,唇间赤色未开,一口银牙却已是遭他咬得咯吱作响,似是要将眼前人生吞活剥,随后齿声渐稀,开口亦是嘶吼之音:“放你娘的狗屁!”

    如若说霸下初提及玉月羽衣只是让李羽霜气恼,那他后来的一番话,则是彻底摧毁了李羽霜的理智。

    “青喰,动手!先除掉这狗贼,我们再行赶路!”

    且听李羽霜暴喝一声,随即他左掌拇指划过天枢贪狼刀无锋处,再将其反持。

    俗世有云:“道者百样兵,以剑为尊。”

    虽说刀法大开大合,极具杀伐之势,最宜与人拼死相搏,但因其常与剑招相悖,故李羽霜始终未曾修习过。所幸昔日于止戈幻境中受教时,为应合止戈的七种变化,仙心真人曾授予他一道刀法,名为天罡四意。

    且看此刻李羽霜左脚踏前,右膝微曲,蹲伏下身来,正是那天罡四意刀法起手式。

    在他身后,姒梦青喰响应号召,左掌心处生出烈烈青焰,是为灼演武——毕方讹火,且待那青焰将链刃九凤宛如烙铁一般烧得通红,姒梦青喰便一跃而起,踏在李羽霜背上以作跳板,直冲霸下而去。

    “杀!”

    同样是一声暴喝,姒梦青喰猛然甩出手中链刃,赶在人前,先一步攻向霸下脖颈处,直取其项上人头,与此同时,李羽霜脚下发力,身形弹射而出,攻向霸下膝盖处,欲使其失去行动能力。

    反观霸下,面对二人攻势,不但未有动作,反倒是老神在在的双臂抱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然还未等他悠闲多久,转瞬之间,链刃便已斩至他身前,霸下见此只微微俯首,便躲过了这一击。

    姒梦青喰见状,忙扯着尾链,将锋刃回扽,斩向霸下背脊处,可那霸下好似背后生眼,竟直接躬下身子,再次躲过一击。

    正当二人隔空交手时,李羽霜也已杀将过来。

    “天罡四意——朝魁踢斗!”

    应他一声暴喝,天枢贪狼刀上顿时漾起一抹寒光,随即李羽霜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挥刀斩去,直指霸下膝盖处。后者见状,上身未动,双腿猛然高抬。就此霸下那壮硕的身躯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整个蜷缩在空中。

    面对如此破绽百出的守势,李羽霜同姒梦青喰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这绝佳的进攻机会。

    且看李羽霜运起磅礴真气,于左掌指尖凝成混元剑势,随即翻转身形,一刀一剑交错斩下,直取其下盘。

    与此同时,蛮牛咆哮之声响彻海际,随之姒梦青喰右小腿上迸射出道道白光,是为雷演武——夔牛殛电,且看她双足凌空轻点,借由腰腹发力,裹挟着强横劲道,直踢向霸下后脊处。

    此番攻势,按李羽霜及姒梦青喰出招前的预想,这霸下纵是不死,也该去了半条性命。可就在二人瞧不见的地方,霸下嘴角处却不合时宜的现出一抹笑来。

    前二者招式未至,却见霸下猛地舒展开蜷缩的四肢,双臂一上一下,交相挥动,一拳挥击在姒梦青喰小腿处,直将她小腿打得与膝盖错位,碎骨冲破皮肉,血液四下喷溅,宛若一场猩红色的冬雨。

    另一拳绕避过剑势与刀锋,挥击在李羽霜胸口处,直将他肋骨尽数击碎,激得海岸黄沙四溢。胸前碎骨随着拳势冲力,犹如千万把利刃一般刺入脏腑,陡然间李羽霜七窍血流如注,瞳孔亦随之涣散。

    作为出招者的霸下,此刻面上笑意更浓,似是在宣判二人死刑一般,缓缓吐出几个字来:

    “皇极惊天拳一式:平天纪!”

本文网址:http://www.shwaichuang.com/book/108131/457699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108131/4576996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凡人修仙传求魔无限升级系统亘古大帝仙国大帝不朽凡人医武神相仙武之无限小兵逆天邪神

李孝利男友崔成旭